(ㅍ_ㅍ)

确定尼禄祭【的高难本】不是拿来劝萌新退坑的吗○| ̄|_

room就寝时间

※迦勒底全员,大概。。。语音篇?
※ooc属于我,食用愉快属于你们
※作死挖坑不管埋

卫宫の场合
master?你该睡觉了【放下热牛奶】
master?
【叹气】master,即便你再怎么翻来覆去地数,手里那三颗圣晶石都不可能翻倍让你十连的,趁早洗洗睡吧。。。。
【被枕头砸】【咕哒:卫宫你是鬼吗?!你绝对是魔鬼吧!】
好好好当我没说,快点睡觉啊。【转身出门关灯】
对了【突然探出头】牛奶一定要喝,我可不希望第二天早上再听到你哀嚎你那骨关节已经严丝合缝的小短腿了【无奈脸】
【咕哒:(砸枕头)滚!】

库丘林·lancerの场合
【动作粗鲁地放下牛奶】啊?这个是那个啦那个,那个红衣服的家伙硬要我拿来的说一定要你喝完。
哈?个子矮?什么啊这就是小姑娘你天天晚上喝这东西的原因?【左瞧右瞧】【目光停留在某个不可描述的部位】
不小啊。。。唔噗【被砸枕头】
【突然咕噜噜的声音】
什么啊大晚上的居然饿了吗master?【乐呵呵地笑】【大力揉你头发】走吧走吧,我们出去吃夜宵!我的烤肉很赞的哟!
啊对了【拽起衣架上的外套】给我穿上!
【又揉了一把头发】去特异点猎野猪喽!

后记:
第二天你一人双手抓耳听卫宫妈妈碎碎念中。
你说库丘林?
【啊哈哈哈对不住啊master我先走一步】
【藤丸·怒气升值中·立香】

库丘林·alterの场合
【狂王一直候在room小憩中】
【你小心翼翼靠近尾巴】
你在干什么?
想要抱住尾巴才能睡觉?
【嗤笑】真不知道你这样做有什么意义
【咕哒式沮丧】
算了【甩尾巴】你自己看着办吧,不要吵醒我就行【阖眸】
啊【突然起身,拎起一物就往你怀里一甩】这东西一天到晚嚷嚷到处乱爬,烦死了
【你低下头一看,小小软软的库酱板着一张小脸在你怀里四处乱钻,须臾,仿佛是找到了合适的地方,蜷起身不动了】
【一夜静好】

吉尔伽美什の场合
【以下字体请自动大写加粗】
别胡思乱想了,他只可能让你在睡衣橱和打地铺之间进行愉悦的二选一而已。
【lo主顶锅盖遁逃中】

源赖光の场合
御主,不能再大晚上跟金时出去乱跑了哟~妈妈我会很伤心的【突然眼眶泛泪】
嗯嗯,知错就改才是好孩子呢。【摸摸头】
乖乖,妈妈就躺在旁边陪你入睡哦,御主
【咕哒式脸红】
阿拉,御主脸红了呢,真可爱【抱】乖啦乖啦,早点睡觉吧,我可爱的孩子【轻拍后背】
【my·被母爱包围的襁褓·room】

贞德の场合
master!请你把头发吹干再入睡啦。
什么?真的很困了?就算是这样也不可以。。。等等master!master!
唉【叹气】【眼眸温和】是真的很累了呢,master【跪坐床旁将你的头轻轻搁在腿上】【拿毛巾细细擦干头发中】晚安哟,立香【阖眸微笑】

【次日清晨】
master?【微笑】早安,早餐卫宫先生已经在做了哦

迦尔纳の场合
master。【面无表情放下杯子】请尽快喝完。(请不要熬夜了早点喝完热牛奶睡觉)
【面无表情盯着你(面露困惑)】master,你怎么了?(master你身体不舒服吗?需不需要现在就带你去看医生?)
我明白了【干脆利落起身】非常抱歉,我似乎忘了自己的身份(很抱歉我忘了自己身为太阳之子似乎让您的房间更为灼热了稍后我会让卫宫先生送一些清凉解暑的夜宵来的)
备注:(红字,大写)请自带迦语翻译器
【咕哒式吐血:读心好累】

罗宾の场合
【准备静悄悄放下牛奶走人】啊嘞?原来master你发现了啊哈哈哈【突然尬笑】
什么?你说小鸟?啊它啊,master你不是要睡觉了吗?我就把它放出去跟芙芙玩了
【咕哒:确定不会被芙芙一口吞吗?(黑线)】
什么?睡不着要我陪你?那什么master你还是饶了我吧。。。。我不擅长讲故事啊真的不擅长!
什么?一定要听?好吧好吧【挠头】您想听什么,lady?【无奈地笑着坐床边上】
啊啊狮心王啊。。。。唔说起来他还没实装诶。。。。诶诶欸没有啦您从哪里听说我跟他有什么感情瓜葛啊喂!我可是男的啊master!
【藤丸立香今晚依旧没有早睡】

诸葛孔明の场合,坂田金时の场合,大帝の场合
【卫宫挂板】:以上三人为myroom就寝时间禁止出入者
【咕哒式哀嚎:妈妈你不要这样啊!】
卫宫【板脸认真训斥】:不要这样?难道又要你和孔明先生或者大帝通宵k游戏结果第二天早上困成狗【汪酱:喂!】打修炼场都要人背你去?还是又要大晚上的和金时跑去哪个不知名特异点去疯?也稍微为提心吊胆的我们【包括贞德源赖光一众】想一想啊你这个笨蛋master!

※似乎一不小心罗里吧嗦不知道写了些什么了【茫然】这个脑洞折磨了我好几天终于搞定一半了,还有一半。。。。。我没梗了啊!【抓狂】

评论(7)

热度(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