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zndwyt

一个杀生院池一出我黑名单上的人翻倍了

【花羊】以爱之名
即便是完全的黑暗,你依然毫无滞涩地点亮了那盏油灯。
你轻手轻脚地走至床边,挨着一点点的床沿,轻轻地抚摸着那张再熟悉不过的脸庞。
那张脸,曾经凝了太华山上千年不化的雪。
你曾像仰望那雪岭之巅一般仰望他。
膜拜。
是的,你是他最真诚的信徒——直到现在你依然毫不犹豫地坚信。
你曾是那么克制地想去触碰却又畏缩,想要占有却任他翱翔。
“阿清——”你轻声呢喃。
指腹轻柔地划过那人白玉一般的面庞——曾几何时你何曾想过有一天,你会如现今这般,触碰,占有,让他为着你所给予的情欲染上专属于你的味道。
他是高不可攀的神,是你,只有你,能将他拽落云巅。
你还记得你们第一次燕好。
你曾以为那雪莲一般的身体,因着你,泛起迷醉的红。
你着迷地抚摸着,亲吻着,像是膜拜你的神——不,他就是你的神,唯一的。
想到这里,呼吸止不住地开始粗犷。
你情不自禁地低下头,寻觅着那柔软的唇瓣,却被那熟睡中的人微微避开。
“阿清!”你不悦地皱起眉头。
那人忽然地转过头来,紧抿着唇,苍白了一张脸。
房间里,静悄悄的,只有偶尔灯芯噼啪的声音。
你直起身看他。
窗户被纸糊得很好,偶尔一丝月光投射下来,折射着那四肢上一段黑亮。
那是镣铐。
从你们第一次开始,就不得不使用。
你叹了口气,伸出手想要触碰他。
脖颈微微一缩。
你收了手,垂下头,呢喃。
“别怪我,阿清。别怪我。”
“是你要走的。。。我。。。我怎么能让你走。。。你答应我们永远一起的,你答应的!”
你忽然有些激动地站了起来,双手痉挛地揪住袖侧的衣料又放开,焦躁不安地在房间里来回走动。
“你明明答应我的。。。你明明答应的。。。。可是到最后你居然要扔下我去做什么游方!你怎么可以!你怎么可以!”
最后一句你甚至是吼了出来。
你扑上床前,双手紧紧捧住他的脸,怒吼:“你怎么可以说‘朋友’!你怎么可以在我以为已经得到你的时候说这样的话!”
你再一次看到了那双眼——从你将他囚在这里开始,你就再也没有直视过的那双眼。
那双曾经清清冷冷,却让你迷恋万分直至魂牵梦绕的眼。
此刻,如同死灰。
你大骇,转身奔出了房间。
你缩在屋外,拼命地告诉自己看错了,看错了。
下一瞬,火光照亮了你蜷缩的角落。
你惊惶转身,冲进了屋。
“阿清!阿清!”
“哗啦”你揽起袖子捂住了脸。
烧毁的木柱阻挡了前进的路。
你连忙抬起头向里看去。
火光潋滟中,你最后看到了他的脸。
那张自从你们在一起开始就木然的脸。
一瞬间,你竟从那张面无表情的玉面上,看出一分讥诮。
“不——”
房梁终于支撑不住,轰然而落。
你终究毁了他,以爱的名义。

评论

热度(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