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ㅍ_ㅍ)

确定尼禄祭【的高难本】不是拿来劝萌新退坑的吗○| ̄|_

你终将,独自一人(云雀生贺)

回忆里你总是在高处的。
并中天台上,你头枕着双臂,微阖双眸;抑或是夕阳西下,你斜倚着休息室的窗,楼下,三三两两回家的少男少女。即便是未来篇里,你去救场,依旧是站在高高的斜坡,俯瞰着γ。
那是,沉淀了多少的睥睨。
记忆中你总是一个人的。
无论是天台的小憩,抑或是战斗。你始终贯彻着“群聚,咬杀”的原则。
即便在现在的我看来,你总是有些双规和护短的。
要不然,你完全可以扔下泽田给你的烂摊子不是吗?
这样说来,迷上你,是什么时候呢?
啊,说起来,要是被你听到,我会被咬杀吧。呵呵。
那是你最狼狈的时候。
六道骸的幻觉以及晕樱症让你猝不及防,甚至遍体鳞伤。
那个时候我整个人都将脸埋在了枕头里。等我终于抬起头时,那一瞬间,恐怕一辈子都忘不了。
那是一双很漂亮的眼睛。
即便知道自己一向有喜欢眼睛的怪癖,那个时候我却无比庆幸第一注意的是你的眼睛。
丹凤眼——那是一向被人称赞的轮廓。而当一双空无一物的轮廓被满满的清亮和凌厉充斥时,那无疑是最美而最不可侵犯的事物。
直到现在每当想起你,总会忆起那时闪着刀锋的眼。
以至于看到你与云豆的画报时,我讶异于你隐匿的柔和。
你总是做着出人意料而又在情理之中的事情。
比如收养和你小脑袋一样圆滚滚的云豆【笑】,比如十年后那被大家吐槽的鸟窝般乱糟糟的发型,比如地空战你对泽田说的话,比如,十年后的你,带着缅怀,还有其他说不清的情愫,那一句“拜托你了”。
如果说被蛊惑是看到你与骸对战时的那双眼睛,那个时候的浅笑,却是直击心脏。
自此以后,面对任何一个双黑的人物,似乎只有“喜欢”,二字了。
而对你,是眷恋。
那是一种丝丝缕缕说不清道不明的隐隐带着悲哀和疼痛的感觉。
以至于在最不成熟的时候遇到你,总是在想你会不会寂寞。
然后终于有一天,我才发现自己傻得可以。
不是“会不会”,而是,“不需要”。
你总是一个人,你终将一个人。
西风之巅,云岭之上,你是王。
2016.5.06
左司zs

后记:
其实昨天才是云雀的生日。老实说顾着英语考试没有来得及给雀大祝贺真的很后悔的说,以上,算是迟到的生贺吧。

评论

热度(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