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ㅍ_ㅍ)

确定尼禄祭【的高难本】不是拿来劝萌新退坑的吗○| ̄|_

纵使情深【国贤】

※犹豫了好久这篇还是放上来吧。。。。虽然写得不太好。。。自我感觉 。。。


郑大贤揉了揉眼睛。
凌晨九点的阳光有点刺眼,他忍不住翻了一个身,背对着窗台。
伸手一摸,人不在。
他一个激灵从床上爬起来,慌里慌张地套着床上乱七八糟的衣物,裤子还没套好就火急火燎地往外跑,却在开门的那一瞬,与手托早餐的方容国撞了个满怀,温热的牛奶洒了彼此一身。
郑大贤一个不稳,便要向后倒去。
完了完了。。。。这下脑袋要遭殃了。
郑大贤哭丧着脸,紧闭双眼,准备和大地母亲来个石头的拥抱。
却在下一秒,落到了一个宽广的怀抱。
他睁开眼睛,看到的是方容国有些无奈的脸。
也顾不上浑身是牛奶的黏腻,他伸手紧紧搂住了方容国的脖子,惊慌失措地咬着恋人的耳垂,却不知是因为害怕还是激动,明明是哭着,嘴角却带着笑。
“容国。。。容国。。。太好了。。。你没有离开我。。。。太好了。。。不要。。。。。不要离开我。。。”
方容国一愣。
郑大贤从来都很没有安全感他知道,就因为这事他没少被金力灿嘲笑说哪里是找了个恋人,分明是提早当爹。
可是这次。。。是不是太过了?
方容国的眼眸沉了沉。

千哄万哄外加各种威逼利诱到最后甚至连毒誓都快要说出口,却在下一秒被某只小猫无比紧张地捂住了嘴:“不要!不要发誓!我。。。我信你就是了。。。”
说完,小猫儿低垂下脑袋。
他知道自己总是太没安全感,给方容国添麻烦也不是一次两次。
真的。。。。。不想容国担心了。。。
方容国垂下眼,看着眼前不知道想什么的自家恋人,伸手握住郑大贤的手,在手背轻轻吻了一下。
“放心。”
他只说了这两个字。
毕竟现在这个状况,他真的不能给郑大贤什么保证。
郑大贤微微摇了摇头。
“我知道。。。。你。。。肯答应我我就已经很开心了。。。。”

b.a.p早在半年前集体归隐,虽然表面上说是因为时候到了“退位让贤”而解散,但是换着任何人都知道私下里六名成员的关系依旧非比寻常。更何况,还有一个成员们自己心知肚明的原因。
队长方容国与主唱郑大贤的恋爱,已经快瞒不住了。
无论是对外界还是家人。
方容国曾经提出他和郑大贤先缓一缓,却没有想到一向对自己言听计从的小猫突然发了一通大火说什么和自己在一起就那么丢人吗。
到后来,还是金力灿出的主意。
正好借着这次新团出来的机会,功成身退好了。
喜得郑大贤眉开眼笑,一下子也忘了自己在和方容国置气,抱着自家恋人的胳膊一脸甜蜜,看得其他人头疼万分。
这般天真的性子,叫他们怎么放心?只怕不只方容国要操心,就他们这么多年来的兄弟交情,他们也得为这两个人想好退路。
结果倒真是意料之中,两家父母碰了面一听到这事气得当场对骂了起来,都骂对方的儿子不是个好东西,竟蛊惑起自家儿子来了。
到最后,自然便是禁足。
方容国还好,毕竟比郑大贤成熟冷静,也知道这事急不得。郑大贤却没那般好性子,连续几天闹的郑家鸡飞狗跳。结果被郑母一顿夹枪夹棒撵了出去,大骂再也没这儿子。急得一旁郑父直搓手,却不知道怎么劝。

方容国是真不知道郑大贤居然这么大胆,居然连夜坐车到了首尔找金力灿和刘永才帮忙穿话。
周六,不管你什么办法出来。
我在从前的那家蛋糕店等你到晚上六点。
方容国默了。
郑大贤点了一盘芝士蛋糕。
手里拿着叉子,却也并不见他叉了一口下嘴,只是漫不经心地戳着。
天,暗了。
郑大贤的心,随着晚风的轻抚,越发的凉了起来。
不,不会的。
容国从来不会不答应我的要求。
他甩了甩头,回头看墙上的钟。
五点四十。
还有二十分钟。
呵。。。方容国。。。你真的打算放弃我了吗?
郑大贤自嘲地笑了笑,抽了抽鼻子,准备起身离开。
迎面却被一个高大的身影抱个满怀。
“对不起,我来迟了。”
眼角突然湿了一片。

他们在这片海边住了一个星期,任凭外面找他们找个天翻地覆,小日子依旧过得凭般滋润。看得金力灿一阵眼红,大骂俩人没良心,亏哥几个给他们俩瞒得苦。
方容国只淡淡一笑,静静看着郑大贤与金力灿争吵。
等小猫儿嚷得渴了,倒杯水给他凉着。
郑大贤很开心。
方容国本就是那种一恋爱就会把人惯得无法无天的人,再加上郑大贤这么个没心眼。
金力灿睨了两人一眼,几不可闻地叹了一口气。
如果真的这样一直下去,或许不坏。
怕只怕。。。
他偷偷瞄了方容国一眼。
容国他。。。终究和郑大贤是不一样的。。。。。

日子就这样普普通通地过着,二人似乎和真正的夫妇没有什么不同。
只是郑大贤,心却越发慌了起来。
他已经不止一次看到,方容国静静盯着海面,偶尔轻轻吐了口气。
是他无理取闹了吗?毕竟从一开始,就是他一厢情愿地拉着方容国要私奔不是吗?
他惶恐着,揪住方容国的衣领,问他恨不恨他。
方容国一愣,旋即低低地笑了。
他的大掌轻轻揉了揉郑大贤柔软的发,轻声道:“怎么会。”
说着,人已经进了厨房。
“今天想吃什么?不可以再吃芝士蛋糕了啊。”
郑大贤看着那在厨房里忙碌的身影,第一次发现,自己看不透眼前这个男人。

方容国出去的时间越来越长,郑大贤的心一天天地紧缩起来。
他是不是,还是后悔了?
是不是,再也不爱我了?
是不是,已经开始跟家里人通气,就等着合适的机会,跟自己分手?
脑袋越想越乱。
再一次,方容国出去了。
郑大贤终于忍不住,跟了上去。
等到他看清方容国面前的人时,郑大贤一瞬间大脑停止了思考。
阿姨。。。。来找容国干什么?
他一下子恐慌了起来。
她是要带走容国吗?不可以啊!他什么都没有了,只有容国了啊!怎么可以带走容国!
指甲深深嵌进肉里,郑大贤死死咬住了唇。

“容国,回去吧。”
“妈。。。”方容国蠕动了一下嘴唇 最终什么都没有说的下去。
“容国!”方母的声音突然大了起来,须臾又缓了语气。
“你怎么可以这样任性呢?爷爷去世了,你难道还想奶奶因为你这事再气进医院一次吗!”
什么?
郑大贤脑子轰地一声炸了开来。

方容国回家的时候,没有看到郑大贤如同往常一样飞奔到玄关门口扑倒他。
方容国有些紧张地奔向卧室。
还好,人在。
方容国呼了一口气,慢慢靠近郑大贤,手轻轻搂住郑大贤的腰。
“大贤,我想跟你说件事。”
郑大贤忽然像只受惊的兔子一般,正要跳开,忽然像是想起什么一般,突然回身抱住方容国,胡乱地亲吻起来。
“容国。。。。唔。。。。”
方容国被郑大贤吻得心慌意乱,不提防郑大贤双腿紧紧缠住了他。
“容国,抱我。”
一夜缠绵。
谁推拒了谁?谁又拉着谁一起堕落?
谁知道呢?
天晴了。

十年之后。
公园的椅子上,两个面容精致的男孩凑着小脑袋瓜,不知道在说什么,开心得要命。
“媤贤”
“玟国”
两个不同的男声从两处传来,前者低沉,后者清亮。
“又调皮了”
“又贪玩了”
两个男人听到声音,不约而同地冲对方望了望。
彼此一愣。
“好久不见。”
“嗯。”郑大贤低了头。
一阵尴尬的沉默。
须臾,方容国弯下腰抱起媤贤。
“我往这边走,你呢?”
依旧是那样熟悉的低沉嗓音,却该死的温柔。
“我往另一边。”说着,郑大贤抱起玟国,低着头往前走去。
“我当初,想跟你说,等我先去看看奶奶,再回来陪你。”不提防,方容国突然说出这么一番话来。
郑大贤突然湿了眼眶。
我曾在最风华正茂的年纪遇见了你,爱上了你。可我们终究高估了对彼此的爱,以为一往无前便可,却终究被时间与年少轻狂磨平了棱角,再也停不到彼此的岸。
纵使情深,奈何。
缘浅。

评论(2)

热度(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