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ㅍ_ㅍ)

确定尼禄祭【的高难本】不是拿来劝萌新退坑的吗○| ̄|_

60秒【国贤】

※不好意思地搬旧文中(T▽T)这些都是之前混三次元写的。。。想了好久还是觉得搬回来比较好。。。不熟悉这个cp的人可以直接当正常的bl小短篇,不影响正常食用

他有些迟钝地睁开眼。
是很蓝的天空,简直不像是在首尔。
不远处传来一丝似有若无的歌声。
很清澈,很。。。干净。
怎么听都不像是大多数练习生所带有的色彩。
他有些微醺地再次闭上眼。
等等——?
他有些惊愕地瞪大了眼——什么?
天台?
诶?
甫一发现身在未知的地方,饶是他平时再淡定,也忍不住地四处开始寻找出口。
不想,这一转身,一眼万年。
他可以确定他从未见过眼前这个少年。
少年穿着熟悉而又陌生的高中制服,双手撑着栏杆,脚边斜斜地倚着一只挎包,即便是侧面也终难掩单薄。
似乎并未发现自己的不宣而入,少年始终 闭着双眼,从侧面看起来有些微丰的双唇简简单单地开阖。
是一连串平凡而快乐的音符。
风,吹起少年刘海的一角,露出一枚小巧的泪痣。
他静默着。
这场景太美好。
是三月的樱,六月的雨打芭蕉,十二月的初雪。
他就这么痴痴地看着,直到火烧云蔓延了整片天。
歌声戛然而止。
他恍若未觉,直至少年有些讶异的声音传来:“诶!这么晚了吗!?”
他看着少年慌慌张张地弯下腰拎起包就向着自己这边跑来。
他有些慌张,不知道是在担心该怎么解释自己的到来,还是其他。
“那个——”
瞳孔倏地睁大。
那个单薄的身影,就这么,与他,擦肩而过。
鼻尖还能似有若无地触碰到对方过长的发。
他愣住了。
突然不知道是什么样的,那样微酸而苦涩的味蕾满满地充溢了出来。
。。。。。。。。。。。
“bang!bang!。。。。方容国!”耳边传来熟悉而焦急的声音。
他怅然若失地转头,正看到对方那张气得通红的脸。
脑袋有些慢半拍,过了会儿才想起来,今天经纪人说要介绍新成员。
耳边还是力灿那让人有些无语的絮絮叨叨:“你知不知道你刚刚有足足一分钟就跟个傻子一样什么都不说吓死个人啊”
他抬头看了一眼时钟。然后低下头,有些苦涩地笑了笑。
才60秒吗?
我还以为一辈子都过去了呢。
有些失神地转身,不巧地撞上一个人。
他习惯性地准备低下头道歉,不期然对上一双弯弯的眼。
是那样熟悉的泪痣。
身后传来力灿大呼小叫的喊声。
可惜,此刻除了他所面对的这位,耳边再也听不到任何。
他愣愣地看着对方开阖双唇。
“你好,我是今天加入组合的成员,郑大贤,请多多指教。”
须臾,莞尔一笑,他伸出手,紧紧握住对方的。
手心一抹融得化不开的温暖。
“你好,我是方容国,请多多指教。”

评论

热度(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