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zndwyt

一个杀生院池一出我黑名单上的人翻倍了

剪指甲【z贤】

※不知道cp真的不影响食用啊【无奈脸】
※于是这依旧是旧文
※我不会被打吧。。。呵呵。。。
崔凖烘有些无奈地瞅了瞅郑大贤的指甲。
嗯,就在今天,某只喵录节目的时候不小心挠了自家力灿哥两次,拍钟业头发不小心戳痛小业业三次【悲催的孩子】,笑得太高兴于是刘永才的大腿遭殃无数次【好的永才我错了你才是最惨的】对此容国表示:果然每次坐离大贤最远是正确的。。。
于是乎,众成员万般无奈,只得央求某只毫无自觉的黑喵——的舍友,崔凖烘小盆友。
力灿:“凖烘啊你看看哥这手背给你家大贤哥挠的!”
凖烘:谁让你没事跟大贤哥斗嘴。。。。
永才:“呀!凖烘啊!你是郑大贤室友怎么搞的他指甲那么长你都不知道!特么的疼死我了!”
凖烘:特么的我能告诉你我背上全是吗永才哥你就腿上遭殃而已有什么谁叫你坐离大贤哥那么近!
钟业:“凖烘。。。那个。。。你能不能让大贤哥剪一下指甲。。。”
崔凖烘默。
好吧他真的不是因为自己的背老遭殃才去找大贤哥说的对的没错哥哥们的话偶尔还是要听的虽然是不怎么靠谱的哥哥们你说是吧。。。
于是乎。。。就到了现在这个场面。
崔凖烘盯着郑大贤的喵爪。
跟偏黑的皮肤不一样,那片晶莹的指甲下面总是带着几分肉粉,让人一下子就联想到初生奶猫的肉垫,粉粉的,嫩嫩的。
某人的喉结动了动。
吃芝士蛋糕吃得正欢的某黑喵激楞楞地打了个寒颤,回头一看,自家忙内正盯着自己抓着蛋糕的爪子。
某喵咽了口唾沫。
“那个——”
“内?”崔凖烘正看得入神,乍一听自家大贤哥开口,猛地一下子抬起头来。
“凖。。。凖烘啊。。。你要是想吃蛋糕就。。。就跟我说啊。。。”某只黑喵小脸红彤彤地撇了过去,伸手把手里咬了一口的蛋糕递到忙内面前,“喏,只有这一块了。。。。下次要早点跟我说。。。”
崔凖烘略低下头看了看。
晶莹的指甲,沾着几粒奶油,说不清楚的好看。
眸色稍微暗了暗。
这边厢郑大贤依旧在絮絮叨叨:“你也知道的嘛我看到芝士蛋糕就忍不住的。。。所以你想吃就早点说啊真是的哎呀你怎么还不。。。唔!”
猫瞳蓦地睁大。
柔软的,又带着几分劲道的物体,轻轻摩挲着他的指甲。
郑大贤回过头,一脸不可置信地看着面前低着头,认真而又虔诚地舔舐自己指尖的崔凖烘。
“凖烘你。。。”
崔凖烘抬起头,嘴角连着指尖,牵出一丝暧昧的银线,微微一笑。
郑大贤还没反应过来,微张的小猫嘴就被某只披着羊皮的狼逮了个正着。
“唔!”
太过持久的深吻,饶是惯于高音,郑大贤都感觉自己的肺要被崔凖烘挤干了。
须臾,四片唇瓣分开。
崔凖烘满意地轻啄了面前艳红的俏唇。待看到某只小喵晕乎乎的样子,忍不住很不厚道地低声笑出声来:“笨,怎么还是不懂换气?还vocal呢!”说着轻咬了小喵的鼻子一口。
猫儿眼恶狠狠地瞪了崔凖烘一眼,在某只狼的眼里,却是含羞带嗔。
某只忍不住开始毛手毛脚起来。
郑大贤死命推搡着:“这才八点你干什么!”
嚷嚷着,不妨某颗毛茸茸的脑袋往自己脖子上一蹭:“唔~”
郑大贤身子僵了僵。
“大贤哥~”某人低头,就看到自家忙内水汪汪的眼睛,带着几分急不可耐和委屈。
“好难受~”
“大贤哥~”
某只喵紧了紧嘴。
就不!
眼看自家大贤哥还不松口,某只忙内瞬间化身大狗,讨好地舔了舔自家小喵哥哥的脖子。
不出所料,身下的猫儿颤了颤。
大狗窃喜,再一次用柔柔糯糯的声音委屈道:“真的好难受哦~大贤哥~hing~”说着身下某个惹火的部位似有若无地蹭了蹭。
某只喵一下子红了脸。
大狗舔舔。
小喵咬牙。
冤家!
伸手搂住在自己身上到处点火的大狗,郑大贤恨恨道:“轻点!明天还有事!”
大狗瞬间化身大灰狼。
情到浓时,郑大贤泪眼朦胧间,不小心瞥到某个正在自己身上“努力”那人的肩。
雪白的肩上,几根红杠显得极其显眼。
是。。。指甲印。。。吗。。。。
心突然一颤。
忍不住直起身轻舔了一口。
身上的人一顿,下一秒突然开始疯狂地冲刺起来,激得郑大贤只能紧紧抱住崔凖烘的背,却又担心自己的指甲抓到他的背,只能勉力翘起自己的指尖。
本已有准备的崔凖烘一愣,禁不住翘起嘴角。
他低下头,含住身下小喵儿的耳珠,轻声呢喃:“没事哦~我倒不介意大贤哥在我身上多几道印记呢~”
。。。。。。。
第二天。
一早上醒来的崔凖烘摸了摸身旁,空空如也。
慢腾腾地爬了起来,就看到自家大贤哥背着自己。
嗯。
剪指甲。
郑大贤:好羞耻。。。印记什么的。。。崔凖烘你这个混蛋!剪掉剪掉!全部剪掉!喵!

评论

热度(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