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zndwyt

一个杀生院池一出我黑名单上的人翻倍了

再美好不过【策藏】【李叶】

他敛衽,仰起头,静默。
是深秋的日照,金色的银杏叶洋洋洒洒各自飘零,端得与那一身富贵荣华相得益彰。
广袖微动,一片叶已在手。
"那帮小家伙只能称得上是一群黄灿灿的小鸡仔,若是阿英你,自是另当别论"
"嗯。。。我看门口那银杏树便与你相称得很"
言犹在耳,现今只他兀自摇头。
"胡闹"
轻轻的,仿佛风一吹便散了的声音。

时间的沙砾已经沉淀得太深太深,久远到他几乎记不得彼此初次见面是何景象,久远到那人何时唤他阿英都不甚了了。

"大少爷"
身后传来轻轻柔柔的声音,恍惚间肩上多了一件披风。
"秋意渐浓,大少爷小心着凉"

"嗤——阿英你这侍女倒与你不生分"

那是他们彼此间的第一次争吵。
他总是说自己护短。

"你何时能待我若浮仙的一半,我便也知足了。"那人时常感慨道,半开玩笑地。

手不自禁攥紧了肩上的貂毛。
他是该多护着他些的。
可惜,他不能。
那人也知道,他不能。
他是藏剑山庄的大庄主,是众弟弟的哥哥,是叶孟秋的儿子,是全庄上下弟子的中流砥柱,是"心剑"叶英。
最后,最后的最后,他才能是阿英。
李承恩一个人的阿英。

手里的叶子早已失了血色,干枯而了无生趣,只轻轻一握,皆为韲粉。

"浮仙,我有些累"
"是,大少爷"
罗浮仙只看着他敛了眉眼,不知在想些什么。
他忽地叹了口气。

那人实在是最放任自己不过的人。似乎每一次着恼总逃不过他的计划。

"我的阿英会生气了,真好"
听得这句话时,实在是叫自己不知如何是好。
只得冷了脸,默不作声。
这时那人便环住自己坐下,挨挨擦擦地,耳鬓厮磨间热气在耳畔呼吸,只惹得人再也受不住那般旖旎,偏还要端着平日的架子生怕哪个小弟子闯了进来。
那人总是这般的恶趣味,似乎将致力于发掘自己更多情绪作为了第一首要任务。

紧抿的嘴微微翘起一丝弧度。
便是不明显,却怎的瞒得住自小服侍的罗浮仙?
女子只不做声,静默着扶着依旧华发的庄主在摇椅上躺下,伸手揶了揶披风。

额角的五瓣依旧鲜艳美丽,是那人最爱吻的地方。
"我的阿英真的是最美最好的"
那人一边亲吻着那朵梅花,一边呢喃。

恰从里屋拿了薄被的罗浮仙静悄悄地走近,忽地看到大少爷嘴角微微弯着,风华绝代。
罗浮仙紧紧捂住嘴,一滴泪悄然滑落。
她知道,她的大少爷,终于能放下了。

他眨了眨眼,入眼是一片灿烂明亮的梨花。
"哟!那边那个小藏剑,可否告知在下藏剑山庄如何走?"
他一回头,便看到那人,依旧眯着一双带笑的眼。
刹那间,一眼万年。

我爱你,你也爱我。
而我们,终究会在一起。
这世间,再没有比这更美好的事情了。

【完】

评论(47)

热度(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