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zndwyt

然后他闭上双眼【微罗曼×咕哒】

罗曼消失的第一天。

记忆似乎还停留在那个晚上,天阴沉沉的,映着所罗门的脸,扭曲而不甘。

藤丸立香猛地睁开双眼,一片黑暗。

他爬起来跌跌撞撞地向门外走去,不期然跟一个人撞了个满怀。

“前。。。辈?”
是玛修吗?

他抿了抿嘴,发出的声音干涩而喑哑:“达芬奇呢?”
——连尊称都不用了,这可真难得——他忍不住自嘲。

也不等玛修回答,他侧了身子,有些漫无目的地沿着走廊向前。

今天之前,这里还是很热闹的。
譬如某个蓝衣枪兵一大早不着调的问候;譬如童谣和安徒生就着卖火柴的小女孩引申到人生的悲哀与喜悦;譬如某个红衣弓兵从隔壁厨房探出半个脑袋无奈地吐槽冰箱里的草莓蛋糕又被啃了个一干二净严肃建议自己再次对罗曼三令五申。

他茫茫然地抬起头,入眼是一片苍白无力的四壁。

他突然索然无味,掉头向房间走去。

“前辈?”
“我回去睡觉”

眼见少年打着哈欠进了房间,玛修有些莫名地担忧。

“越没有歇斯底里,就越值得关注。”那天贤者库丘林先生临走前,特意嘱咐了她这番话。
她咬了咬唇,决定去找达芬奇桑。

罗曼消失的第二天。

藤丸立香不知道自己睡了多久,梦里一会儿是冬木时撞见黑衣阿尔那双冰凉的眼,背景音是某个笨蛋医生的大喊大叫;一会儿又到了初见的时候,某个惫懒的家伙盘腿坐在自己床上啃蛋糕;到最后,终归于自爆前那张混着不甘,愤怒,悲哀,释然,还有其他乱七八糟的扭曲的脸。

——严格来说,那实在不能算是罗曼了。

他的,不,那个属于所有人的罗马尼,永远都是傻乎乎地翘着一脑袋乱毛,碰到情况的时候手忙脚乱又头脑清晰,爱吃甜食到让人忍无可忍又无可奈何。

对,这才是罗曼。

那个什么乱七八糟的所罗门是什么东西。
他不承认。
他才不会承认罗曼会是那个混账。

他翻了个身,手遮住了眼睛,有什么凉凉的东西从脸庞划过,沁入枕头里。

真——是,死了都不让人安心。

他苦笑。

“哧——”
他转身。

“前辈。。。”
玛修端着餐盘,有些无措地看着面壁的少年,又转头看向达芬奇。

“藤丸亲。。。”达芬奇有些不忍地低声唤了一句,终究还是默默无言。

床上的藤丸立香忽然动了。

他坐起来,无意识地曲起一条腿,抬手挠了挠脑袋。

“日安,达芬奇亲”他笑了笑——虽然在另外两人看来有些勉强,“迦勒底的一切都正常了吗?”

达芬奇回过神来:“啊,可以。。。这么说吧。。。。”

“那么,拯救世界什么的已经结束了吧?”
“呃,可以。。。这么说。。。。。那个藤丸君。。。。”
“那么”他打断长发女子未出口的话语,“我是不是,可以离开了?”
他微笑着,从那两片微弯的嘴唇里吐出的,是最为平和,又最为冷淡的只字片语。

罗曼消失的第三天。

藤丸立香拖着少的可怜的行李,身后,是缓缓闭上的迦勒底大门。

“前辈你可以留在这里的啊!作为。。。作为master。。。”
真的很少见玛修那么慌张啊,他无奈地叹了口气。

他知道这样做很自私,可是让他继续留在那个冷冰冰的实验所,他不保证自己会不会疯掉。

他抬起头,天很蓝,清澈得很。
很久没有看到过这样的天了。
似乎之前,都是梦一样。

他悠悠荡荡地迈着步子,一路上无意识地叹了好多气,惹得行人三三两两地驻足。

索幸之前租的房间还在,他掏出钥匙开了门,扑面而来的灰尘与木块微腐的气息呛得他恨不得夺路而逃。

等扔掉最后一袋垃圾,安置好最后一件行李,他抬头看了看墙上的钟。
已经晚上了。
随意吃了两口泡面,他啪地一声趴在了床上。
“累死了。。。”他低声呢喃。

“呜哇——你什么时候回来的!”记忆里那个咋咋呼呼的声音猛地冒出,他愕然扭头,那个无良的白大褂正坐在自己床头,端着一盘草莓蛋糕吃得满嘴奶油。

他抽了抽嘴角,扶额:“真是。。。你什么时候能改掉这个躲在我房间偷吃蛋糕的习惯?嗯?罗曼医生哟!”

“哈哈,没关系啦,”那个家伙瞬间露出一脸傻笑,随后放下蛋糕双手合十,半闭了一只眼露出有些调皮又祈求的神色,“拜托,千万不要告诉emiya君我在这里!”

与此同时,门开始咚咚作响,随之而来是卫宫有些愠怒的声音:“master,麻烦你把房间打开好吗?我有些事情需要跟罗曼医生好,好,谈,谈”话说到最后,已经开始变得有些咬牙切齿。

然后就是一阵兵荒马乱人仰马翻。

他突然笑出声来,引得某个有些“抱头鼠窜”的家伙一脸茫然地转头看他。

他抬手捏了捏某人有些软嘟嘟的脸,因着沾了些奶油,指尖带了些滑腻。
藤丸立香勾了勾唇。
这个梦,可比前两天的好多了。

画面一转,睁眼已到了一片白茫茫的地方,那个二不拉几的家伙就站在不远处,举起手笑眯眯地跟他打招呼:“呀!好久不见,藤丸。。。唔噗!”

他伸手就给了那个家伙一个手刃。

“干嘛这样啦,好久不见了说”那个家伙还敢含泪撅嘴,冲自己抱怨。

“两天前我就想这么做了”他揉了揉被磕疼了的手,冷了一张脸,眼眸里不禁意间带了连自己都不知的低落。

“别这样啦”罗曼笑嘻嘻地上前,拉着他坐下。

他顺势盘腿:“所以说,大晚上的托梦给我,是有什么遗愿吗?”
他说的轻松,身侧的手却握得死紧。

“嘿嘿,我想吃emiya君做的蛋糕啦”

他忽然站起来揪住了对方的衣领,死死盯着那人,声音里是自己都不知道的颤抖:“为什么?”

“哈?”

“为什么到现在你还可以一脸若无其事地跟我说你想吃蛋糕啊!”他咆哮。
“明明就已经死了。。。明明。。。所有人都不在了。。。为什么。。。”
他渐渐滑下了身子,膝盖跪在了地上,双手攥紧了罗曼的衣袖:“为什么。。。你还可以这样没心没肺啊。。。。”

眼泪大颗大颗地低落,他想抬手擦干净,又怕眼前的人下一秒就消失得无影无踪,只得死死咬着唇,拼命压抑着呼之欲出的哽咽。

静默良久。

他感到肩膀上多了一只手,有些凉,却无端地让他舍不得躲开。

“藤丸君呀,你看,我现在在你面前啊”
映入眼帘的是那张笑得欠揍的脸。
他慢慢松开了手。

罗曼翻身坐在了他旁边,双手后撑着望天:“说实话,那个时候我自己都不知道哪来的勇气”他说着,慢慢曲起膝盖,侧着脑袋看身旁那个还在流泪的少年。
“呐,毕竟你们都知道嘛,平常我有多么胆小”
“不。。。”少年有些慌张地想解释。
“好啦,你不用解释,更何况,我也知道自己是什么样子,也知道大家基本上都没有坏的心思”
“只是,我在想,从你们完成伦敦任务的那一次开始,我就在想,我是不是,偶尔,也可以勇敢那么一回呢”
“哪怕只有一次也好,”罗曼冲那个有些愣住的少年笑了笑,“我也想体会一下站在前线的你们,所拥有的感觉啊”

眼前的光景开始虚化,扭曲,他站起身想要抓住什么,入手却是一片虚无。

“啊,说起来,英灵座真是好无聊啊,都没有蛋糕。。。。”

他徐徐睁开双眼。
忽地以手遮眼笑出声来。
成了英灵都不忘吃,这个家伙。

然后他闭上了双眼,眼泪蒸发在了皮肤上,他无声地动了动双唇。
“我想你了,罗曼”

罗曼消失的第四天,一个普通的少年敲开了迦勒底的大门。

“我回来了,玛修”他冲那个紫发的少女微笑。

我回来了,为了将你带临人世。

评论(3)

热度(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