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zndwyt

那個短腿的無良御主和她的英靈們1-3

※大概日常坑
※有私設
※歡樂向,非真人,勿帶入

1.從前有個御主,她。。。

整個旮旯底大概都知道唯有一個話題,是絕對不能調侃的,那就是——master的身高。

咕噠子,性別女,年齡21,身高153【冒險爆料的羅馬尼頂鍋蓋遁走】

對於這位腿部關節已經閉合五六年的master來說,每天仰著腦袋跟一大幫人高馬大的英靈們對話簡直秒秒鐘在挑戰她的耐性,恨不得下一秒就跟隔壁桑鬆借來大鍘刀把他們挨個砍成小短腿。

至於這個話題why已經到了讓人聞風喪膽的地步。。。。

大概我們得先拿偉大的英雄王大人開一個小刀。
據我們乖巧的【?】誠實的【??】有膽氣的【???】羅馬尼說,在被召喚出來經過提醒低頭看到自己未來的御主之後,偉大的吉爾伽美什先生頂著那張嘲諷臉非常難得地輕微地抽了一下嘴角:“所以,這個。。。豆丁就是。。。”

然後下一秒我們英明神武的英雄王那張睥睨天下的俊顏就被某個屬性混沌惡的咕噠惡狠狠地摁回還沒來得及完全關閉的召喚陣里。

“金閃閃你給我滾回英靈座回爐再造吧豈可修!!!”
——其意念之堅決以至於令咒當場消失了一條。

据達芬奇親所說,當時場面一度失控以至於他們不得不讓瑪修張開寶具以防某位已經轉職巴薩卡的御主手撕英靈。

“天,那將是何等罪孽深重的事情啊!”達芬奇一臉憐憫。
於是她收穫了衛生球一箱。

2.那個身高187的紅衣弓兵喲

整個迦勒底比master高而又在召喚的時候沒有被懟過的大概只有——衛宮士郎。

當時一眾英靈還在那個迦勒底的集體餐廳裡面抱怨庫丘林們的烤肉,嘮叨著什麼時候能換個口味。

然後下一秒,他們那個無良御主的聲音響徹迦勒底的頂樓。

“瑪修啊啊啊啊啊!我們有衛宮妈妈做飯吃了了了了了了!!!”

於是沒過多久,所有人只聽到一陣噼里啪啦,哐里哐當,便見某個筋力D敏捷C的紅衣弓兵一臉生無可戀地捂著臉被某個臂力A++++興奮成狗的咕噠子一路極速拖著風一般掠過眾人躥進了廚房。

“嘭”
廚房門給關上了。

“怎麼樣?我天天【用令咒】讓汪醬們打掃乾淨就等你來了!”

衛宮無言地打量了一番锃光瓦亮的廚房,又回頭啊呸低頭看了看雙眼皮卡皮卡閃閃發亮的咕噠——好麼,那眼睛,歘歘歘的,哪裡是期盼分明是威脅:“不答應包辦廚房我就用令咒了啊用令咒了啊”

於是他默默換上了圍裙 。

3.正太大法好,歲月是把殺豬刀

咕噠子第一眼看見亞歷山大的時候。。。
她衝到幼帝面前比劃了一下彼此的頭頂。
“呼——”
她舒了一口氣,搞得紅髮少年一臉莫名。

“要不然懟一個這麼可愛的少年真是罪惡啊”她一邊帶著幼年亞歷山大去分配房間順帶熟悉迦勒底,一邊暗自慶幸。

於是在下一個轉角,她撞上了某堵肉墻。

秉持著在紅顏美少年面前不能失了風度的原則,我們親愛的咕噠子強按腦門的青筋,一臉微笑地抬頭。

然後她破功了。

只見她仰起頭看了看一臉爽朗的大帝,又扭頭睨了一會兒同樣一臉爽朗的幼帝,最後,仿佛不可置信一般,她衝上去死死扒住大帝的領子把他給拽了下來。

然後她鬆手,仿佛大徹大悟一般平心靜氣地念了一句“阿彌陀佛”

與此同時,我們敬愛的大帝正在跟過去的自己打招呼。
“喲,你好啊幼小的我”
“哈哈,你好啊,未來的我”
一瞬間,空氣中瀰漫了歡樂的氣氛。

而沒人關注的咕噠子,在看到路過的幼閃之後,森森地抑鬱了。

但見她幽幽地看了那三人一眼,仰天長歎。
“歲月這把殺豬刀”

對此緊急接受達芬奇採訪的衛宮先生表示,這已經不是第一次了。
在聽到安徒生那一把大叔音之後,他們的master就對召喚池的正太絕望了一半。

要說還有一半是什麼。
衛宮咳了一聲,道:
“當初master召喚出幼吉爾無比歡樂的時候,我讓她看看背後的英雄王”
——於是作為懲罰他已經連續一個月跟藍色的槍兵,金色的弓兵在一個隊了——衛宮痛苦地捂臉。

“可是,既然有心理準備了,那麼這次亞歷山大和大帝應該不會讓前輩如此失魂落魄呀”瑪修插嘴。
“那句殺豬刀並不是感慨亞歷山大長歪了”一旁的衛宮幽幽抬起頭,“她只是郁卒于大帝皮糙肉厚怎麼處罰都不過癮”

“。。。。”

聯想到當初那位連續兩次被咕噠子抗回召喚陣準備從頭再來的英雄王,眾人默。

背景:幼閃天真臉

※於是我開坑了,咳,大概後面還是會有的。。。吧。。。

评论

热度(4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