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ㅍ_ㅍ)

确定尼禄祭【的高难本】不是拿来劝萌新退坑的吗○| ̄|_

咸鱼妈斯塔的脱肝日常【一】

※大致设定是从者们知道自己和master不是一个次元,也知道在master那他们是游戏角色
※大概。。。。会有本人三个号的影子。。。大概。。。。【不与其说有影子倒不如说你实在是非到不能不吐槽了吧。。。】
※日常挖坑无压力,填坑什么的还是再说吧哈哈再说吧
※如果看了设定没问题的话,请客官往下走【dog.】

   今天的master依旧很匆忙。
“master,您今天也要去那边吗?”白衣服的圣女大人看到急匆匆收拾行装的自家master,忍不住开口问道。
“嗯嗯,拜托你照顾一下这里啦小姐姐~”切换成女装模式的内村蹦哒着给了贞德一个拥抱,然后噌地一下窜了出去。
贞德眼看着自家master越蹦越远,忍不住扶额叹了口气。
对于自己是另一个世界的游戏角色什么的,她倒也没多大想法,虽然最初内村这样说的时候,迦勒底的从者们或多或少,心里有些憋得慌。
——自己的命运,居然是由另一个时空的某个人来掌控,这实在不是什么很好的感受。
不过时至今日,大概所有人对自己脑袋上那个lv已经开始无视了。
用master的话来说——咳,虽然不够文雅。
“等级算个屁啊!不会用才是蠢货好吗!”
。。。。即便如此这也不是master您带才一破的罗宾先生去打lv60的亚瑟王的理由啊。
说起来,最初大家知道master是女孩子的时候,可是吓了一跳啊。

lancer库丘林:既然是女人就给我换成女人模式啊!你这样老子很别扭啊!!!
内村:你不别扭老子就别扭了啊!啊!疼!谁打我!
lancer阿尔【alter】&贞德:master,请注意礼仪
玛丽:哎呀变成女孩子的master也很可爱啊

路过的caster库丘林:让一个成天把老子挂在嘴边的人做回女人什么的,那个我真是疯了

即便如此,大家依旧很喜欢master呢~
——“不过。。。”贞德有些担忧。
前些日子,master突然从刚刚召唤出卫宫先生的那个迦勒底跑了回来,而且看到lancer库丘林先生就冲过去抱住不肯撒手,拉也拉不开,问怎么了也不回答,真是急死人。
要知道在这个迦勒底,御主可是心心念念想要卫宫先生啊。明明archer阶的阿塔兰忒和大卫以及罗宾先生都快满级了,按理说日常打材料一点都不用担心的说——可master就是执拗地想要召唤“emiya”——甚至就为这事,她可不止一次指着库丘林先生哭诉“一定是我这里狗太多emiya不肯来啦!”惹得三位库丘林先生额头青筋直冒。
可是这两天。。。。。
“喂贞德”
“嗯?库丘林先生?”沉思中的圣女小姐一抬头,就看到了最近几日被御主烦得不轻的lancer库丘林。
“有什么事吗?”她温温笑道。
——他俩都是一路陪着御主走过来的,严格来说,库丘林先生还算是她的前辈。
“那个丫头,有没有跟你说什么?”
“说什么。。。如果您是指御主最近如此反常的原因的话,没有哦”
“啧”库丘林烦躁地挠了挠脑袋,“说什么有卫宫妈妈了好开心就撂下这边的烂摊子走了,现在又莫名其妙跑回来还扒着老子不放,当初谁说狗太多召唤不出那个红弓兵来着?哼!”
“库丘林先生,某方面意外的记仇呢。”贞德微微一笑,仿佛看到了某人身后焦躁不安的蓝色尾巴。
啊,尾巴不动了诶。
蓝衣枪兵僵了一下脸,随即又冷哼一声:“说不定是她终于发现那个红色的archer比起老子实在弱爆了”
啊。。。。还很傲娇。
“恕我直言,您现在已经70级了,为何要跟那位似乎还没有灵基再临,甚至还是被克制职阶的卫宫先生相比较呢?”路过的枪阶阿尔托利亚alter插嘴道。
啊。。。。尾巴越发暴躁不安地摇了啊。
贞德无奈叹气。
“如果实在担心的话,您可以去找罗曼先生去那边迦勒底看看的。”

库丘林转移的地点有些微妙——正好在召唤阵。
不过此刻的他也顾不着什么乱七八糟的了——他正双眼冒火地盯着眼前两张纸条。
“禁狗入阵”
而且其中一张正正是自己的笔迹。
该死的!
他咒骂了一声扒掉纸条就直奔门外。

“emiya!”突然,他听到一声暴吼。
“我说过了不要在召唤阵贴这种纸条啊!”
脚步渐顿。
“还有c汪!你到底跟lancer阶的自己多大仇才要咒他不要来啊!”
“真是的!汪酱他。。。汪酱他。。。可是当初一路陪着我开荒到现在的人啊。。。。”
啊。。。。。那个臭丫头好像哭了啊。
库丘林抬头看天花板。
“master。。。抱歉”——现在开始抱歉有屁用啊,库丘林翻白眼。
“那什么小丫头。。。”喂!说你呢喂!小丫头是你叫的吗?!
“就算暂时不给他灵基也行,你们好歹。。。好歹让我把他召唤出来镇宅啊!没有他我打什么都心慌啊!”
“。。。我说内村!劳资是这个作用吗?!”
召唤室的门突然大开,库丘林半闭着一只眼,斜靠在门上,有些无奈地吐槽。
“咦?。。。。。库丘林?”内村揉了揉眼睛有些惊愕。
“啧,讨人厌的家伙居然还是来了”卫宫偏头。
“啊不对。。。。这个肩甲的颜色。。。。汪酱!!!”某人欢呼着蹦起来扒住蓝衣枪兵不肯松手。
【完】

才怪。
后来的某一天。
“咦?那个我今天又要去那边啊?”caster阶的库丘林咬着苹果,目瞪口呆地看着lancer阶的自己呼啸而过,边跑还边骂:“该死的打saber为啥还要叫老子去!!!”
“哇——”路过的库丘林prototype感叹,“master真是越来越有恃无恐了啊,lancer打saber什么的。。。。送人头去吗?”
“你在说什么啊”c阶的库丘林抬起眼皮,“多半还是去镇场子的,没准一个不小心他那个枪得往那个红弓兵的身上招呼了”
“看来回来的时候额头上又要被多弹几个脑瓜崩了”两人同时幸灾乐祸地吹了个口哨。

【我那个卫宫号是真的除了送了一个c汪之外一个汪都没有(哭)大号也是真的三个狗没有一个emiya(哭哭)所以你们到底多大仇啊要老死不相往来吗?!】


评论

热度(17)